信奉撒旦的連環殺手

惡魔門徒,夜行者——理查德·拉米雷斯(Richard Ramirez)

Spread the love

在美國,臭名昭著的連環殺手,夜行者(Night Stalker)——理查德·拉米雷斯,在1984年4月10日開始的14個月的瘋狂殺戮之後,終於在1985年8月30日被洛杉磯警方逮捕。之後,經歷了漫長的4年審判,在1989年9月20日因為13項謀殺罪,5起謀殺未遂罪,11起性侵犯罪和14起盜竊的指控被判處死刑,但最終並未執行… …

成為連環殺手之前

1960年2月29日,拉米雷斯出生在德克薩斯州的埃爾帕索,父母朱利安和梅賽德斯拉米雷斯是墨西哥移民,拉米雷斯是家裡六個癲癇患兒中最小的一個。在他很小的時候,他的頭部曾受傷多次,5歲那年,在一場意外中被鞦韆擊中後昏迷不醒,之後也表現出癲癇的症狀。在父親眼中,拉米雷斯是一個標準的好孩子,但自從他開始吸食大麻之後,一切都開始慢慢地改變。

12歲時,拉米雷斯還有一個崇拜的對象就是他的堂兄——邁克,因為邁克曾作為綠色貝雷帽參加過越南戰爭。但戰爭改變了他。邁克回到美國後,他不斷向身邊的人吹噓著自己曾經是如何折磨和殘害敵人的,並用帶回的寶麗來相機來證明這些曾經發生過的事情。之後,拉米雷斯和堂兄邁克的關係越來越好,整日都在外面閒逛,一起吸食大麻。

拉米雷斯一生中的轉折點可能就是他親眼目睹了哥哥邁克謀殺了自己的妻子的那個夜晚。當時,邁克的妻子因為工作的事情,一直嘮叨邁克,為了讓她閉嘴,情緒激動的邁克拔出槍直接殺死了她。而當時僅僅13歲的拉米雷斯就站在邊上,他身上濺滿了鮮血。審判時,邁克的律師指出,曾經的戰爭經歷,給邁克帶來的嚴重的精神壓力,導致邁克精神失常才會殺了他的妻子,最後在這場謀殺案中邁克因謀殺罪被判處七年徒刑,於1977年在德克薩斯州精神病院被監禁後被釋放。但是邁克對拉米雷斯有很大的影響力,他對邁克帶回來的那些戰爭照片很著迷。在邁克的妻子被謀殺之後,為了照顧一個三口之家和兩個姐妹的癲癇小孩,拉米雷斯開始有機會更多地逃學和吸食大麻。最終在9年級時選擇退學,之那之後開始用偷竊的方式來支持他在大麻上的花費。

18歲時,拉米雷斯已經是一名習慣性吸毒犯和慢性食糖者,有嚴重蛀牙和口臭。同時他也表現出對於撒旦的狂熱崇拜,他的生活經歷也增強了他的撒旦人格。拉米雷斯已經因無數毒品和盜竊指控而被捕。在22歲時,他決定搬到南加州。在那裡,他繼續進行著盜竊的犯罪行為。

南加州
南加州

“夜行者”的犯罪記錄

遲來的正義

拉米雷斯最早的一次謀殺記錄是在1984年4月10日,他當時24歲。在舊金山Tenderloin區的一家酒店地下室,拉米雷斯謀殺了年僅9歲的Mei Leung 。他在殺死女孩之前,對她實施了強姦和毆打,在殺死她之後又將她的屍體吊在房頂管道上。此案件直到25年後的2009年才最終證實拉米雷斯的DNA與犯罪現場獲得的樣本相匹配。 2016年,相關官員披露了此案件的第二名嫌犯的一些證據,但是當局尚未公開辨認嫌疑人,並且由於缺乏關鍵證據而一直沒有能提出另外的指控。

年僅9歲的Mei Leung(kidnappingmurderandmayhem.blogspot.com)

殘忍地劫財

1984年6月28日,這次的受害者是一位79歲的Jennie Vincow。她是在格拉塞爾公園的公寓裡被殺的,她的屍體趴在床上,喉嚨處被深深地割傷,幾乎被斬首。拉米雷斯洗劫了她的公寓拿走了所有的貴重物品。不僅如此,在之後的屍檢過程中還顯示出Jennie Vincow有被性侵犯的跡象。

萬幸與不幸

1985年3月17日, 晚上11:30左右,20歲的Maria Hernandez才下班開車回到家,當她把車停好,下車時,她聽到了身後有一些聲音,然後,一個黑影突然衝向她。這正是身材高大,穿著黑色衣服,帶著一頂海軍藍色棒球帽,手中還拿著槍的拉米雷斯。拉米雷斯把槍指向她的臉,Maria Hernandez懇求不要殺她。她盡量不看他的臉,希望他可以饒過她。但他還是扣動了扳機。槍聲在封閉車庫就像爆炸了一樣。 Hernandez倒在地上,拉米雷斯將她的身體踢開,走向了通往她公寓的門口。

Ramirez 使用過的槍(NYPD Officer Richard Ramirez shot twice in Brooklyn gun battle with teen)

Hernandez不知道過了多久才醒來,她感覺到手在流血,她的鑰匙也手裡。當拉米雷斯用槍威脅她時,她本能地舉起雙手,子彈奇蹟般地擊中鑰匙然後彈了出去。這才保住了性命。

當她聽到身後再次發出槍聲時,她已經跑出車庫了,但是當她跑到公寓大門時,她又遇到了拉米雷斯,但拉米雷斯並沒有追她,而是把槍塞進腰間走了。

但是她的室友,34歲的Dayle Okazaki,就沒有那麼幸運了。 Hernandez回到公寓,發現廚房的地板上、牆上、家具和電器到處都是血,Hernandez趕緊去檢查室友的生命跡象,但是子彈正好射中Okazaki的前額,Hernandez抓起電話打給911,後來,當警察搜查犯罪現場時,他們在車庫裡找到了屬於拉米雷斯的棒球帽。

惡魔“附體”

當晚殺死了Dayle Okazaki之後,彷彿惡魔附體的拉米雷斯並沒有就此停手,那天晚上他又在來蒙特利公園,射殺了一位名字叫Tsia-Lian Yu的台灣人。他在被到達醫院後宣布死亡,一天的兩起謀殺案,引起了新聞媒體的廣泛報導。然而在殺死Tsia-Lian Yu之後的三天,他又在Eagle Rock謀殺了一個8歲的女孩。

蒙特利公園(experiencingla.com)

1985年3月27日,Peter Zazzara準備回家看望父母,他的六十四歲的父親Vincent Zazzara從投資諮詢公司退休之後,自己經營了一家比薩店。他44歲的母親Maxine是一名律師。 Peter按了幾次門鈴,但都沒有人回答,他覺得有點不對勁,當他進入屋子內才發現他父親躺在書房的沙發上。左邊的太陽穴被子彈射穿。而Zazzara太太躺在床上,面朝上,赤身裸體,眼睛被挖出,她的臉部,頸部,腹部和腹股溝被多次刺傷的痕跡,左乳房上有一個大的T形刀口。屍檢後來發現,Zazzara太太也是因為頭部受傷死亡,並在屠殺後再被刺傷。他們的房子也被洗劫一空,所有的貴重物品都不見了。但是這次拉米雷斯在花壇上留下了足跡,在現場發現的子彈與之前的案件中發現的子彈也是相匹配的,警方又多了一些關於犯罪嫌疑人的證據。

1985年5月14日,拉米雷斯又回到了蒙特利公園附近,當天晚上闖入了Bill Doi和Lillian的家中,將他們從睡眠中叫醒,拉米雷斯先是用槍擊了Bill Doi,然後用拳頭狠狠地毆打Lillian,並要求她說出錢放在了哪裡。他用繩子將Lillian的雙手綁在背後,以便在他搜查房子時讓她能保持不動。在找到錢之後,他回到臥室,強奸了Lillian。儘管Bill Doi頭部的傷很嚴重,但他並沒有死,並設法撥打了911。可是,他無法告訴調度員發生了什麼,幸好電話被追踪了,一輛救護車和巡邏車被派往Bill Doi的家。 Bill Doi被送往醫院之後因傷勢過重死了。但是Lillian向警察提供襲擊者的一些具體情況。

兩週後的5月29日,83歲的Malvia Keller和80歲的殘疾妹妹Blanche Wolfe,兩名受害者都被錘子嚴重毆打。當警方發現她們時,Blanche的耳朵上方有一個刺傷,Malvia大腿內側有用口紅畫了一個倒五角星,尖端指向下方。在Blanche的臥室牆上發現了第二個五角星形,拉米雷斯曾試圖強姦姐姐Malvia。後來Malvia因傷勢過重而死亡。

現場留下的撒旦標誌(angelfire.com)

之後的一天,也就是在5月30日,露絲·威爾遜被半夜打在臉上的手電筒的光嚇醒。正是,悄悄潛入她家的拉米雷斯,他的手裡還拿著槍。拉米雷斯命令她去她十二歲的兒子小威爾遜的房間,之後拉米雷斯跳上男孩的床,把槍放在孩子的頭上,警告小威爾遜不許發出聲音。他給男孩戴上手銬,將他鎖在壁櫥裡。 “別看我”,他對露絲咆哮道,“如果你再看我,我會開槍打死你。”露絲假設他是一個竊賊,並願意給他所有的貴重物品,她把拉米雷斯帶到她臥室裡的梳妝台邊,拿出項鍊,希望能安撫他。但事實並非如此,在翻遍房子後,他命令她轉身把雙手放在一起,他用一條連褲襪將她的雙手綁在背後,然後把她推到床上,在撕掉她的粉紅色睡衣後,強奸了她。幸運的是,拉米雷斯並沒有殺死她,後來小男孩打電話給911,當警察要求露絲描述她的襲擊者外貌時,露絲告訴他們是一個高大的西班牙裔人,並長著黑色的頭髮。

1985年7月2日晚上,他駕駛一輛被盜的豐田汽車前往阿卡迪亞,隨意選擇了一個75歲的Mary Louise Cannon的家,在悄悄進入屋內後,他發現了在臥室裡睡著了的Mary。他用一盞燈將她打昏,並用廚房裡的一把10英寸的刀反复刺她,最終她被發現死在屋內。

1985年7月5日,拉米雷斯闖入馬德雷山脈附近的16歲的Deidre Palmer家,當時,Deidre正在臥室裡睡覺。拉米雷斯沒有在廚房找到刀,就試圖用電話線勒死這個女孩,但是他看到了從電線中冒出來的火花,而且Deidre也開始恢復呼吸,他逃離了房子,相信一定是撒旦進行了乾預並救了她。

兩天后的7月7日,Joyce Lucille Nelson的遺體在位於蒙特利公園附件的家中被發現。屍檢報告顯示她是被一個鈍器毆打致死。

在閒逛了另外兩個街區之後,他又回到蒙特利公園,這次他潛入了蘇菲•迪克曼的家。拉米雷斯用槍毆打蘇菲,並試圖強姦她,拿走她的貴重物品,他還要求她“向撒旦發誓”這是她所有的貴重物品。

1985年7月20日,拉米雷斯去買了一把砍刀,這次他把目標放在了Lela Kneiding和Maxon的家,他衝進沉睡的夫婦的臥室,並用刀砍死了他們,之後拿走了他們的財物。

大約在凌晨的4點15分左右,拉米雷斯闖入了Khovananth的家中,用手槍射擊了Chainarong Khovananth的頭部,殺死了他,之後拉米雷斯不止一次地強奸了Somkid Khovananth,他把這對夫婦的8歲兒子綁起來,之後他偷走了家裡所有的貴重物品。

之後拉米雷斯輾轉去了舊金山,1985年8月18日,彼得和芭芭拉正在臥室睡覺,隨後兩人都被子彈擊中了頭部。彼得當場死亡,而芭芭拉倖免於難,但也因為傷勢過重而終生殘疾,在他們的房間的牆上用口紅潦草地畫著一個倒五角星和“Jack the Knife”字樣,這是來自重金屬樂隊Judas Priest的一首名為“The Ripper”的歌曲。經過勘察之後當地警察判定兇手是通過敞開的窗戶進來的,調查人員將彼得體內的子彈送到了相關機構去調查,證實了這枚子彈與其他幾個在洛杉磯的兇殺案的子彈相匹配。

1985年8月24日,拉米雷斯闖入了比爾·卡恩斯和他未婚妻伊內茲·埃里克森的家中,先是開槍擊中了卡恩斯的頭部。在伊內茲意識到發生的事情之前,拉米雷斯抓住她的頭髮並將她拖到另一間臥室,要求她發誓她愛撒旦,然後強迫給他口交。拉米雷斯告訴她,他就是夜行者,之後他翻遍房子,尋找貴重物品,但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偷。拉米雷斯很生氣,他又回到房間內強奸了她,他很害怕拉米雷斯接下來可能會做什麼,她告訴抽屜裡有未婚夫的一些錢。拉米雷斯發現了錢之後,告訴她這正是她的價值所在,也是因為伊內茲告訴了他有錢,所以才沒有殺她。當他離開後,伊內茲趕緊解開綁在身上的繩子,快步走到窗前,她看到拉米雷斯開了一個舊的橙色豐田車離開。之後她立刻打給了電話給911報警,伊內茲向警方詳細描述襲擊者的外貌,此時街上的一名少年詹姆斯羅梅羅三世也注意到附近有一個可疑的人開著車,所以也記下了同一輛車的車牌號碼。他也把這些信息轉交給了警察局。

兩天后,警方在蘭帕特的一個停車場發現了這輛被盜的豐田車。他們從汽車內部找到了一些指紋。之後經過計算機匹配,這些指紋正是拉米雷斯的,之後警方發出了對理查德拉米雷斯的通緝,並在新聞發布會上公佈了他的照片。 

警方公佈的通緝照片

最終落網

1985年8月30日,拉米雷斯在亞利桑那州的鳳凰城購買可卡因後返回了洛杉磯,當時他還沒有意識到自己的照片已經遍布了當地報紙和雜誌的頭版頭條。他下了公共巴士之後直接進了一家酒店,酒店的工作人員很快地認出了他,並大喊“夜行者”。拉米雷斯震驚地逃離了酒店,他想去洛杉磯東部人口稠密的西班牙裔集聚地。

哈伯德街是洛杉磯一個主要的西班牙裔集聚地,拉米雷斯準備竊取Faustino Pinon的紅色野馬。他沒有註意到汽車的主人正在車下修理汽車。 Pinon感覺車子里有動靜,就立刻從車底下爬了出來,這時拉米雷斯想要把開車走,但Pinon從車窗外抓住拉米雷斯的脖子,汽車失去了控制,撞到了柵欄上,拉米雷斯丟下車子,趕緊逃跑。

與此同時,在Faustino Pinon的車附近聽到了騷動聲的Jose Burgoin打電話報了警。

隨後拉米雷斯跑到一個叫安吉麗娜•德拉托雷斯的女士的車邊,準備再搶一輛車,安吉麗娜驚恐地大聲呼救,她的丈夫曼努埃爾和附近的居民聽到求救聲后都趕緊跑了過來。人群中有人認出,搶車的人就是“夜行者”-拉米雷斯。大家隨手拿起手邊的工具。準備圍堵他。

拉米雷斯見況準備逃跑,但是最後還是被大家打倒在地,正好這時警察到達現場,警察“”解救“并帶走了被打的拉米雷斯。

 

漫長的審判期與定罪

在1985年10月的傳訊中,拉米雷斯在他的手掌上畫了一個五角星並大聲喊道:“撒旦!撒旦”!也引起了法庭上不小的恐慌,拉米雷斯的辯護律師Hernandezes通過申請更換場地開始了他們的一長串審前動議,並堅持說在洛杉磯拉米雷斯無法接受公平的審判。因為他們所做的一項調查顯示,在接受調查的300名受訪者中,有93%聽說過拉米雷斯,而且大多數人認為他是有罪的。

拉米雷斯和他的手掌上的一個五角星(thoughtco.com)

由於辯方的無休止的呼籲和拉米雷斯不停的要求不同的律師為自己辯護,他的審判被拖了將近4年都沒有正式開始。 1988年7月21日,陪審團的選擇終於開始了,法官Tynan決定他們需要十二名陪審員和十二名候補人員,所有人都必須公正,願意並且能夠為之服務兩年時間。

8月3日,監獄員工無意中聽到了拉米雷斯的一項計劃,有人會在法庭上給他一把槍,而他準備用槍打死檢察官,所以那次庭審時,法庭外特別安裝了一個金屬探測器,甚至還搜查了律師。

8月14日,法官傳喚陪審團,但是,其中一名陪審團員Phyllis Singletary沒有按時到達法庭。法官告訴他們沒有Phyllis Singletary就不能繼續進行審判。有報紙報導說,Singletary女士在她的公寓裡被槍殺了,這條消息很快傳到了陪審團和八個剩餘的候補人員的耳朵裡,他們想知道是不是拉米雷斯在他的監獄牢房中暗中操縱了這件事,以及他是否可以做一些與此相似的事情。因為每次庭審時都有很多黑衣人士來法庭支持拉米雷斯。這讓他們想起1969年的查爾斯曼森邪教組織。

警方後來才調查清楚,Singletary女士是被自己的男友槍殺的,並且Singletary女士的男朋友也在酒店自殺了。他所留下的遺書說他們一直在爭論拉米雷斯的案子,他對於Singletary做拉米雷斯的陪審團員而感到了憤怒。

1989年10月3日經過四天的審議之後,陪審團已經投票認定拉米雷斯有罪,並最終判處了毒氣室死刑。而,拉米雷斯被帶走時,還帶著微笑。 “沒什麼大不了”他說“死亡總是隨著土地而去” 。後來,當他帶著鐐銬被送回到監獄時,他又向記者補充說:“我會見到你迪斯尼樂園“。 

帶著微笑的拉米雷斯

1989年11月7日,他被正式判處死刑,而拉米雷斯在整個審判過程中都在與他的律師聊天。後來,他在法院說了一段耐人尋味的話:”You do not understand me. I do not expect you too. You are not capable of it. I am beyond your experience. I am beyond good and evil. Legions of the night, night breed, repeat not the errors of night prowler and show no mercy. I will be avenged. Lucifer dwells within us all.”

追求者與婚姻

Lioy在拉米雷斯1985年被捕後首次寫信給他,但她只是眾多向“夜行者”發送情書的女性之一。但Lioy一直不願意放棄,希望能夠成為拉米雷斯的妻子。在1988年,當拉米雷斯同意娶她為妻子時,她的夢想實現了。但是由於監獄規定,這對夫婦不得不將他們的婚姻計劃推遲到到1996年。

1996年10月3日在加利福尼亞州的聖昆廷州立監獄中他們舉行了婚禮。新娘是Doreen Lioy,41歲,一名自由雜誌編輯,擁有英語學士學位,據稱智商152。

拉米雷斯和Lioy(conservativedailynews.com)

Doreen Lioy認為她的丈夫是一個無辜的男人。 Lioy是一位天主教徒,但是她尊重拉米雷斯對於撒旦的崇拜。在拉米雷斯去世前的許多年裡,Lioy曾表示,當拉米雷斯被處決死刑時,她也會自殺,然而,Lioy和拉米雷斯最終還是分開了。

最終結局

理查德•拉米雷斯於2013年6月7日在加州馬林醫院,等待執行死刑期間去世。根據驗屍官的說法,拉米雷斯是死於淋巴系統癌症B細胞淋巴瘤的並發症。這時距離他進入死囚牢房已經23年了。

文中圖片來自於網路,若有侵權,聯繫刪除。

相關閲讀:

人類擁有無毛、光滑肌膚的真正原因黑色大麗花 Black Dahlia

全美国最恐怖的酒店一個殺手的雙面人生

Please Login to comment
  Subscribe  
Notify 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