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環殺手的雙面人生——傑克·恩特維格(Jack Unterweger)

Spread the love

塞西爾酒店的文章中,我們提到了美國非常有名的兩個連環殺手,他們都曾經是塞西爾酒店的常住客人。一個是上篇文章的主角,外號“夜行者的理查德·拉米雷斯”,另外一個就是今天這篇文章的主人公——傑克·恩特維格,和信奉撒旦的拉米雷斯的作案手法以凶殘著稱相比,而恩特維格的故事比拉米雷斯更具有戲劇性,他人生更加跌宕起伏。在許多人的眼中,他本人不僅僅是一名談吐優雅, 風度翩翩的作家、記者、主持人,同時,他的作品和他本人的故事還曾被翻拍成多部影視作品,其中也包括講述他傳奇故事的紀錄片。但他同時又是一名曾在多個國家之間,專門以殘忍手段殺死妓女的連環殺手。那麼我們現在就來了解一下傑克·恩特維格戲劇性的一生吧。

幼年生活

Graz, Austria - 奧地利,格拉茨
Graz, Austria – 奧地利,格拉茨
Graz, Austria - 奧地利,格拉茨
Graz, Austria – 奧地利,格拉茨
Graz, Austria - 奧地利,格拉茨
Graz, Austria – 鳥瞰奧地利,格拉茨

傑克·恩特維格,1950年出生在奧地利的格拉茨,傳說,他的母親除了做酒吧女招待之外還是一名妓女,而他的父親是一個美國士兵。他的母親在懷孕期間因欺詐短暫被判入獄,在被釋放之後,回到了自己的故鄉——格拉茨,幾週後在那裡生下了恩特維格,並用遺棄了他們的美國士兵的名字Jack,給他剛剛降生的兒子起了名。 但他的母親於1953年再次被捕入獄,當時恩特維格僅僅2歲。之後恩特維格只能被送去奧地利南部的卡林西亞、與他的外祖父母住在一起。他的外祖父脾氣很粗暴,還經常讓恩特維格幫他偷農場的動物,從來沒有給恩特維格足夠的食物和合身的衣服。 他期盼母親可以來帶他走,但她從來沒有來過。他的祖父告訴他,她是一個“沒有時間陪你”的流浪漢。在那之後,他還前往薩爾茨堡尋找過他的母親。儘管沒有找到,但他確實找到了母親的姐姐安娜,一位妓女。安娜姨媽對他很好,再後來當他得知姨媽被她的最後一個顧客謀殺時,他精神崩潰了。 恩特維格在九歲時就開始逃學,並在16歲時因毆打妓女而首次被捕。 1966年至1974年間(16~24歲),因為盜竊,入室盜竊,還有對妓女的性侵,他一共有十六次犯罪記錄; 這九年中的大部分時間裡,恩特維格都是在監獄中度過的。

Carinthia-Austria,奧地利,卡琳西亞
Carinthia-Austria,奧地利,卡琳西亞
Carinthia, Austria - 奧地利,卡琳西亞
Carinthia, Austria – 奧地利,卡琳西亞
Salzburg, Austria - 奧地利,薩爾茨堡
Salzburg, Austria – 奧地利,薩爾茨堡
Salzburg-Austria, 奧地利,薩爾次奧
Salzburg-Austria,鳥瞰奧地利,薩爾次奧

第一次謀殺與監獄生活

1974年,恩特維格犯下了他人生中的第一起謀殺案。被害人是一名18歲的德國人瑪格麗·特謝弗(Margaret Schafer)。恩特維格用胸罩將她勒死,並於1976年因謀殺被判終身監禁。當恩特維格認罪時,他說在受害者身上看見了他的母親的影子。 被判處終身監禁後,恩特維格在監獄中不斷學習,在接下來的14年裡,他創作了大量短篇小說,詩歌,戲劇,其中最廣為流傳的是他的自傳:《煉獄 – 監獄之旅(Fegefeuer – eine Reise ins Zuchthaus)》,這本書還一度成為了當時的暢銷書。他的文學作品經常被引用到新年的祝酒詞中,有些學校甚至將他的書列為必讀書籍。

《煉獄 - 監獄之旅(Fegefeuer - eine Reise ins Zuchthaus)》
《煉獄 – 監獄之旅(Fegefeuer – eine Reise ins Zuchthaus)》  —— Amazon.ca

減刑與釋放

他的才华引发了奥地利公民们的关注,1985年,一场赦免和释放恩特維格的运动开始了,包括诺贝尔奖获得者Elfriede Jelinek都参与到释放恩特维格的请愿活动中,当时,恩特维格被大家认为是一名成功的“再社会化”的囚犯。奥地利总统鲁道夫·柯施施莱格(RudolfKirchschläger)拒绝了请愿,理由是法庭规定对于无期徒刑的犯人而言,最低刑期为15年。

奧地利劇作家、小説家、諾貝爾文學獎獎獲得者Elfriede Jelinek
奧地利劇作家、小説家、諾貝爾文學獎獎獲得者Elfriede Jelinek
奧地利前總統 Rudolf Kirchschlager
奧地利前總統 Rudolf Kirchschlager

 

1990年5月23日恩特維格在監獄中服刑了14年之後被釋放。釋放時他告訴媒體:“以前的生活已經結束了,讓我們重新開始吧。”

 

在被釋放後,恩特維格進行了全國巡迴演講,因此,他的名氣在他獲釋後每天都在增長。他成了奧地利的名人,他的自傳被翻拍成了影視作品,他還主持了過討論刑事康復的電視節目,在公共廣播公司ORF擔任記者,在那裡他報導了有關他後來被判有罪的謀殺案的故事。

Jack Unterweger,傑克 恩特維格
Jack Unterweger,傑克 恩特維格               ——IMDb.com
Jack Unterweger,傑克 恩特維格
Jack Unterweger,傑克 恩特維格
                                ——Twitter(@ORF_TVthek)

但是事情並不像想像中那樣美好,就在恩特維格被釋放的一年內,又有幾名妓女被害的案件發生了。

格拉茨失踪的性從業者

1990年9月15日,一群穿過布拉格附近的維塔瓦河的路人偶然看到了一名年輕女子的屍體。屍體被發現時,赤身裸體,正面朝下,脖子上繫著一條灰色長襪,並且有明顯被勒過的痕跡。她的腿是敞開的,身體被樹葉所覆蓋。後來警方確認她是Elfriede Schrempf,是一名妓女。

 
幾週後,據新聞報導,格拉茨的一名妓女Brunhilde Masser也失踪了。
 
兩個月後的12月初,另一名妓女Heidemarie Hammerer也被報了失踪。
 
在Hammerer失踪近一個月後,她的屍體在城外的森林裡被徒步旅行者所發現。和第一具被發現的屍體一樣,她被發現時的背上也有被勒過的痕跡,身體也覆蓋著枯葉和荊棘,雖然不是裸體,但她的雙腿是裸露的。
 
幾天后,在布雷根茨的一處森林裡,失踪的妓女Brunhilde Masser的遺體也被找到,她的死亡方式與之前的兩起謀殺案相符。

 

維也納失踪的性從業者

第一具屍體於5月20日在維也納森林中被發現。一名退休人員在十字草甸附近的蘇格蘭森林中散步,他首先聞到一些了奇怪的氣味,然後他環顧森林的地面,在殘枝敗葉中,他看到了一具屍體,這個年輕女子赤身裸體,僅僅有一條緊身褲纏繞在肩膀上。她趴在地上,雙腿分開,屍體已經腐爛,流出的液體已經滲入地下。狐狸吃光了她右腿的肉。屍檢後來證實她是被自己的緊身衣勒死的。

沒過多久警方就確定了受害者, 她丈夫上個月提交了一份失踪人員報告。 25歲的Sabine Moitzi白天在一個麵包店裡做售貨員,她的丈夫也不知道她是“秘密妓女”(秘密妓女是指未在衛生部門登記註冊的性工作者,在維也納只要登記註冊是可以合法開展性工作的)。因為她一直吸食海洛因,但是她在麵包店的工資並不能負擔她的開銷。 4月16日晚上11點左右,她的朋友Ilse將她送到西火車站附近的一個十字路口後離開。五週後警方發現了她的屍體; 屍體的腐爛狀態表明她已經死了很久。

 

第二個屍體在5月23日被發現。一位在給她的豚鼠尋找食物的女士發現了Karin Eroglu裸露的屍體。她5月7日晚上在工作的酒館消失了,消失的地方距離Sabine(第一個受害者)最後一次被發現的地方只有幾個街區遠。她被開車帶到城外10英里(16公里),在樹林的更深處被發現。她的屍體躺在一片雲杉樹林中,距離最近的公路30碼。很可能兇手強迫她走到她屍體後來被發現的地方。她臉上的傷口表明他生前被毆打過。在屍體上發現的緊身褲的係法與Sabine Moitzi身上係法是相同的。

兩名婦女以同樣的方式被謀殺,警官Ernst Geiger知道其他兩名失踪女子Silvia Zagler和Regina Prem的屍體出現只是時間問題。

 

1991年4月28日星期日晚上9點45分,魯道夫把Regina送到工作的地方,通常Karin Eroglu在凌晨2點左右完成工作,然後會打電話讓魯道夫接她回家。但是那天魯道夫一直到早上也沒有接到電話,魯道夫開車到她工作的酒館,發現她不在那裡。 根據她的丈夫魯道夫的說法,Regina Prem是在孤兒院長大的,並且一直從事著卑微的工作,在她們相遇後的2年,Regina Prem已經可以賺到很多的錢來改變現在的生活,他們有了孩子(之後結了婚),魯道夫辭去了水管工的工作,留在家裡照顧孩子,她的兒子的印像中,她的母親是一名服務員,憑藉她的收入,她為他們的家換了新的裝修,並建造了一個育嬰室。 “她是一個好媽媽”魯道夫告訴Profil雜誌。正如之前的謀殺一樣,Regina Prem的屍體之後也在城外的森林中被發現。

恩特維格探訪警察局長

最危險的地方,往往最為安全。

在第二個屍體被發現10天后的6月3日星期一,ORF(奧地利廣播公司)的一名記者來到警察總部接受了有關謀殺案的首席執行官Max Edelbacher的採訪。記者自己介紹說自己是Jack Unterweger(對,就是文章的主人翁,傑克·恩特維格),並說他正在為Journal Panorama(一個受人尊敬的時事廣播節目)製作一個故事。他說,他是一名自由撰稿人,因為他的姨媽是一名妓女,在1967年被她的最後一位顧客謀殺,因此被授予了這項任務。從他姨媽那裡了解到了妓女的生活,從他姨媽被謀殺的事情中他了解到了紅燈區的女性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上週五,他已經採訪了幾個在酒館工作的人員。 6月5日,他的故事《The Fear In The Red-Light Milieu》播出了,人們下班回家或坐在家裡收聽他寫的故事。

奧地利廣播集團(德語:Österreichischer Rundfunk,縮寫為ORF)為奧地利國家公共廣播集團
奧地利廣播集團(德語:Österreichischer Rundfunk,縮寫為ORF)為奧地利國家公共廣播集團                         —— Wikipedia

幾天前在晚餐時,Edelbacher對他的妻子提到他接受了一位ORF記者的採訪,這個記者的名字是恩特維格。

“恩特維格!” 他的妻子驚呼道。

“你不知道那是誰嗎?”

“不知道”

“恩特維格就是那個因謀殺一名女子而被判無期徒刑的人,並且在獄中寫了一本書。他去年被釋放了。”

 

當Edelbacher對恩特維格進行背景調查時,他發現,從他被釋放後的那一年到妓女謀殺開始之前,他已經出版了兩部小說,並在文化部的補貼幫助下製作了兩部劇本。同樣他也被列入可能的謀殺案嫌疑人名單中。

洛杉磯之旅

1991年6月10日,恩特維格再次出現在Edelbacher的辦公室,並表示他準備前往洛杉磯,在那裡他打算做一個關於犯罪和執法的故事。他說他想採訪一些警察,並想知道Edelbacher是否與洛杉磯警察局有聯繫,是否可以提供幫助。

Los Angeles, California, USA - 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洛杉磯
Los Angeles, California, USA – 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洛杉磯
Los Angeles, California, USA - 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洛杉磯
Los Angeles, California, USA – 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洛杉磯
Los Angeles, California, USA - 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洛杉磯     ——Wikipedia
Los Angeles, California, USA – 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洛杉磯 ——Wikipedia

在洛杉磯,恩特維格住在塞西爾酒店,這是一個受妓女歡迎的地方,並且靠近市中心警察局總部。當他在洛杉磯時,他渴望見到作家查爾斯布考斯基。在6月20日上午,僅僅在第二名遇害者被發現的幾小時後,恩特維格還在與一位能夠介紹他與作家查爾斯布考斯基認識的攝影師會面。

美國籍,德國裔詩人Charles Bukowski
美國籍,德國裔詩人Charles Bukowski

6月24日星期一早上,恩特維格訪問了LAPD(洛杉磯警察局)中心,獲得了與巡邏人員一起巡邏的權限,並且他還希望採訪局長戴爾·蓋茨,討論洛杉磯的種族緊張局勢(不久之前發生了一名黑人建築工人羅德尼·金被毆打的事件)。

Rodney King,羅德尼·金
Rodney King,羅德尼·金

第二天早上,恩特維格通過地圖,在Bel Air找到了Zsa Zsa Gabor的房子。她的丈夫開了門並告訴他,他的妻子只是為了錢而接受了奧地利記者的採訪。然後他開車到了位於馬里布太平洋海岸公路的謝爾家。他還訪問了電影製片人羅伯特·多恩海姆(Robert Dornhelm),他想將自己的自改編成一部電影。他們談了很長時間,但是恩特維格感覺到Dornhelm並不感興趣。他沒有簽下電影協議就離開了洛杉磯。

美國加州洛杉磯的Bel Air - Bel Air Los Angeles, CA USA
美國加州洛杉磯的Bel Air – Bel Air Los Angeles, CA USA
美國影星Zsa Zsa Gabor
美國影星Zsa Zsa Gabor
電影導演羅伯特·多恩海姆Robert Dornhelm
電影導演羅伯特·多恩海姆Robert Dornhelm

惡魔降臨洛杉磯以及連續失踪的性從業者

然而,就在恩特維格在洛杉磯停留的這段時間裡,這裡的性從業者同樣莫名的死去……

 

1991年7月11日上午,幾個人和他們的孩子開車到城市西北部馬里布的Corral Canyon Road觀看日食。他們準備前往山頂的位置,因為在那裡有更好的視角可以觀看到日食,當他們去往山頂時,被路邊的東西嚇壞了。在馬路以西20碼處,月桂樹灌木叢下面,一名婦女的屍體正面朝上,她的面部模糊,因為鼻子,嘴巴,眼睛和耳朵都被流出的蛆蟲遮住。她的T卹纏繞在他的肩膀上,在她的脖子上有一個緊緊打了結的胸罩。警方用她的指紋識別了她。她是妓女Sherri Long。

加州馬里佈 Corral Canyon公路 - Corral Canyon Road, Malibu, CA
加州馬里佈 Corral Canyon公路 – Corral Canyon Road, Malibu, CA

根據病理學家的估計,受害者已經死了四到七天。當LAPD兇殺案的偵探弗雷德米勒聽到在馬里布被謀殺的女孩的故事時,他認為他一直在調查的殺手再次作案。

兇手於1991年6月19日晚上第一次作案。 20歲的Shannon Exley在她上班前打電話給她的父親並告訴他,她正試圖讓她的生活井然有序。她的最後一位顧客在午夜後的某個時間將她帶到了Seventh,然後向東開車,穿過洛杉磯河流到了Seventh和Fickett活動中心(Girl Scout Centre)。在一片被桉樹包圍的空地上,警察發現她被自己的胸罩勒死了,沒有目擊證人看到兇手的車或聽到她的尖叫聲。病理學家的報告提到了她的身份和她因賣淫而被捕的記錄。

一周之後,米勒看到了一個在霍倫貝克的一家貨運公司停車場發現的死去女孩的電訊。一名無家可歸的男子在洛杉磯河沿岸的工業區拾柴,他發現一具女孩的屍體躺在一輛大型拖車下面的背上,脖子上繫著一個緊緊打結的胸罩。她的大多數衣服都不見了,在她的身體附近發現了襪子,T恤和皮下注射器。她的指紋和後續調查顯示她是33歲的艾琳·羅德里格斯,她於1991年4月從德克薩斯州埃爾帕索來到洛杉磯,在那裡她與她的丈夫和四個孩子生活在一起。

線索初現

恩特維格在從洛杉磯返回到奧地利後幾天,就接到了電台的採訪,但沒有提到這次旅行。

兩週後(8月4日),在4月8日晚上失踪的Silvia Zagler屍體在距離維也納5英里的樹林中被發現。

奧地利,維也納 - Vienna, Austria
奧地利,維也納 – Vienna, Austria
奧地利,維也納 - Vienna, Austria
奧地利,維也納 – Vienna, Austria ——Wikipedia

對這一系列針對妓女的謀殺案的調查仍然在進行。這時,警察收到了一個信息,來自當時已經退休了的警方檢查員,他曾調查過恩特維格案件,提醒警方應該把注意力集中在恩特維格身上。 當恩特維格再次出現在Edelbacher的辦公室,談論他在洛杉磯和維也納寫的關於無家可歸的人故事時,Edelbacher告訴他,他是130個嫌疑人之一。恩特維格說這很荒謬。 “在監獄度過了那些年後,我不可能再犯罪了。”

幾天后,一份電訊發到維也納警局。格拉茨的調查員正在調查,發生在維也納妓女謀殺案件之前的其餘被謀殺的妓女案件,他們希望維也納警察可以提供協助。

進一步確認

之後,一名19歲的妓女Joanna向警方提供消息稱她曾在格拉茨被一名男子帶上了一輛寶馬車,車牌為W JACK 1。

男子把車開到城外,男子迫使她脫掉衣服,並且躺在她的肚子上,之後他把她的手捆在背後,他在疼痛和驚恐中尖叫,隨著她尖叫聲越來越大,男子的呻吟聲也越來越大,最後他開車帶她回到了格拉茨。

這件事情發生在1990年10月,也就是兩個格拉茨妓女中的第一個被謀殺的前幾天。 Joanna從警方提供的照片中認出了恩特維格。

與恩特維格接觸過的記者

當記者Hans Breitegger聽到Joanna的報告時,他知道恩特維格的故事即將成為熱門新聞,他希望在案件結束之前能夠採訪到一些相關人士。他找到了恩特維格的朋友Bernd Melichar。以下是他們的一段對話:

“你知道恩特維格有什麼故事嗎?” 他問Melichar。

“一個眾所周知的故事,在他年輕的時候,因為殺死了一個女孩而進入監獄,在那裡成為了作家。我讀了他寫的《煉獄與贖罪(purgatory)》,我覺得這是一本引人入勝的書。”

“是的,”Hans向他講述了恩特維格作為劇作家,詩人以及妓女殺手的故事。

“真是不敢相信”Melichar說。

 

他們制定了一個計劃,將扮演文化部門的記者,假裝從恩特維格那裡獲得關於他的最新著作的獨家報導,以此來接觸恩特維格,他們實際並不關心書裡寫的是什麼。

當他們在酒吧見面時,恩特維格溫暖,有禮貌,而且思路清晰。

他說,“經過20年的監禁,我沒有失去幽默感。我願意從維也納開車來到這裡。我知道我會被問到關於格拉茨的妓女謀殺案,但我為什麼要謀殺妓女?我警察的關係並不賴,他們收到了一些建議,他們的工作就是找到一些事情的答案,但我認為他們並不欣賞我是如何通過努力成為了一個更好人的……“

“你從監獄釋放後的生活怎麼樣?” Breitegger問道。

“太棒了。我不會被困在過去,我總是為明天做好準備,儘管現實是,我不是一個只有朋友的人,有一些嫉妒我的人說我不值得擁有我現在擁有的一切。”

“你現在在做什麼?”

“在寫一本名為《豬的力量》的書。講述的是一些人在沒有合法擁有權利的情況下,行使權力的故事。這本書還講述了一個通過媒體觀察這個世界16年並且如何一步步回歸社會的人的故事。還敘述了他看到人類的發展變化。”

“發生了什麼變化?”

我對愛情中的冷漠還有自負而感到震驚。人們再也無法彼此相愛了。”

梅利查爾被他的單純所打動,但是並沒有打動Breitegger。

受到起訴

Ernst Geiger(警察)發現,獲取恩特維格的行動軌跡是一件事,說服維也納檢察官則是另外一件事,但是他發現證據太少。正當維也納地方檢察官正在猶豫是否起訴恩特維格時,格拉茨檢察官就已經決定起訴恩特維格了。但是此時恩特維格卻消失了。在格拉茨報紙頭版的標題寫到:“系列謀殺案:傑克恩特維格的逮捕令。”

第二天下午4點50分,格拉茨警方總部接到了恩特維格的電話,恩特維格質問Hütter警官(他和恩特維格曾在1990年9月一起在紅燈區巡邏過),“為什麼格拉茨警察要指控我?他們並沒有證據,這個逮捕令是什麼意思?” Hütter告訴他,只有合作才是對他最有利的方式。

“不,我不會。我不會回到牢房,這個消息已經把我摧毀了。我留在奧地利是沒有意義的。 ”,恩特維格說。

逃往美國

恩特維格決定了,他要去美國的大城市躲一段時間。他和女友比安卡開車去了巴黎附近的奧利機場,他們別無選擇,只能用自己的護照和自己的 visa 卡來預訂機票。

巴黎,奧利機場 - Orly Airport, Paris
巴黎,奧利機場 – Orly Airport, Paris
維也納和法國奧利機場
維也納和法國奧利機場

他們到達邁阿密後的早晨,恩特維格在報紙上看到了邁阿密黃金隊正在尋找啦啦隊隊員的招聘廣告。他認為比安卡的是一個合適的人選,這樣他們就能安頓下來。白天他們可以在海灘散步,看著購物的人群; 晚上,比安卡在邁阿密黃金隊跳舞時,恩特維格會想怎麼樣為自己辯護。

美國佛羅里達州邁阿密 - Miami,Florida,USA
美國佛羅里達州邁阿密 – Miami,Florida,USA
美國佛羅里達州邁阿密 - Miami,Florida,USA
美國佛羅里達州邁阿密 – Miami,Florida,USA
美國佛羅里達州邁阿密 - Miami,Florida,USA
美國佛羅里達州邁阿密 – Miami,Florida,USA

捉拿歸案

恩特維格同時也還與維也納的女友Elisabeth聯繫。他告訴Elisabeth,他沒錢,只能在沙灘上睡覺。因為他沒有治療甲狀腺藥物,所以他的生命處於危險的之中。 恩特維格希望Elisabeth可以寄給他一些藥,還有一些錢。

第二天,即2月26日,好事就發生了。 Elisabeth在電話中告訴恩特維格,《成功》雜誌的老闆,格特施密特,將向他支付了10,000美元,用於“逃跑中的恩特維格的”獨家採訪。他會給恩特維格一筆小額的預付款,並在採訪結束後支付餘款。恩特維格同意了,並給了他關於匯款的信息。

他高興極了,他在日記中寫道:“為了一次採訪,支付給我1萬美元?!太瘋狂了?!”

實際上,這是一個詭計。施密特已經給了蓋格(維也納警察)一張紙條,上面寫著:“美國貨幣兌換處,邁阿密海灘第十一街207號。今天她已經在支付預付款了,明天就可以見到他(恩特維格)了。”

第二天,美國法警 Shawn Conboy 和隊員們坐在第七大道的酒店的陽台上。他們收到的命令是監視大道另一邊的美國貨幣交易大廳,尋找,一個5英尺6英寸,四十歲出頭,雪白皮膚在上臂紋有紋身的歐洲男子。最終,恩特維格和他的女友拿著電報出現在了交易所。

當他到達的時候,恩特維格很快認出了 Shawn Conboy 和隊員們。恩特維格在外面稍作停留,偶爾也會瞥了一眼他們。當他的女友過來時,他們一起向巷子裡跑去,Shawn Conboy 和隊員們開始起身追捕他們。

隨後恩特維格被捕,但是並沒有反抗。 3月2日,他向邁阿密的美國聯邦法院請願“立即將我驅逐出境”。

審訊

三天后,1992年3月5日,洛杉磯警察局的偵探弗雷德米勒接到了司法部的電話。國際刑警組織華盛頓分部報導說:在邁阿密的美國執法官已經逮捕了恩特維格,他被證實與奧地利被殺的七名妓女案件有關。據奧地利警方稱,犯罪嫌疑人在1991年6月11日至7月16日去了洛杉磯。

米勒聯繫了奧地利警察,並跟踪了他們發現的信用卡記錄,記錄的第一條顯示恩特維格在1991年6月11日Marathon Rent-a-Car租了一輛藍色的豐田卡羅拉轎車。 6月20日,歸還車輛時,在車輛的損壞報告中,恩特維格稱一塊岩石擊中了擋風玻璃。米勒懷疑,真的是一塊石頭擊中了擋風玻璃嗎?還是Shannon Exley在被害時掙扎的頭部撞在副駕駛的玻璃上?

根據租賃協議的記錄顯示,恩特維格的住址是洛杉磯塞西爾酒店,那裡僅僅距離埃斯利和艾琳羅德里格茲失踪的地點幾個街區。酒店記錄顯示他於6月11日入住,在7月2日退房。 7月2日正是正是羅德里格斯消失後三天,和Sherri Long消失前的那一天。

1992年3月12日,偵探米勒和哈珀從洛杉磯飛往邁阿密審問恩特維格。蓋格告訴他們:“他會期待你的,我們認為他更害怕加利福尼亞州的司法制度,尤其是你們的毒氣室。”

他們帶了一份關於血液和頭髮樣本的搜查令的證詞,恩特維格的血液將會與Rodriguez和Exley的性侵的證據進行對比。下午6點,恩特維格被帶到了監獄的訪客區。

“來杯可樂吧,它會讓你冷靜下來。”米勒說。

恩特維格說,像個孩子一樣咧著嘴笑著說:“”謝謝”

米勒想:“這樣一個看起來很柔弱的人確實殺死了那些女人嗎?

米勒說:“傑克,我知道你想回家,並利用你們自己的司法系統進行審判,但我們不會讓你那麼做的。我們會帶你回到加利福尼亞,因為你謀殺了我們的女孩,你將受到審判,並且在加利福尼亞,我們有死刑。”

恩特維格說:“好吧,你想知道什麼?”

“我想知道你去洛杉磯的目的,你去過哪裡,你都見過誰以及你都乾了什麼,除了這些,我還想知道你為什麼穿令人憎惡的外套?(注:米勒實際暗指:你為什麼是這樣人面獸心的人)”

恩特維格想了一會兒,然後咧嘴一笑。 “你不喜歡我的牛仔裝?”

“一點也不。我來自德克薩斯州。我不會穿成那樣。”

恩特維格笑了起來,坐回椅子。 “我去洛杉磯寫了關於妓女和無家可歸者的故事……”他詳細說明了他在洛杉磯的活動,米勒對他記憶的準確性印象深刻。 “當我在洛杉磯的時候,”他接著說道,“我和塞西爾酒店的接待員約會,一個名叫卡羅來納的女孩。我還約會了三個妓女,一個白人,另外兩個拉丁裔人. …..我在洛杉磯沒有殺死任何人“。

引渡回國

蓋格能想像到如果恩特維格在美國被判處死刑,奧地利那邊會有怎樣的哄動,並且他認為這件事情很可能會發生,但是DNA測試結果在奧地利的90天引渡期5月27日到期時沒有出來的話,洛杉磯警方就不能起訴恩特維格。

1992年5月28日,恩特維格抵達維也納機場。當他下飛機時,兩名美國警察在他的側翼,他似乎很放鬆,好像他剛從佛羅里達度假回來一樣。

最終判決

案件最終在1994年4月20日(希特勒的生日)裁決時。媒體稱其為“世紀審判” ,奧地利歷史上從來沒有人被指控過犯瞭如此多的謀殺罪,在某種程度上來說,是將三地的連環殺人案件合併為一個進行了審理,因為恩特維格不僅謀殺了七名奧地利人,還殺害了三名美國人和一名捷克人,洛杉磯和布拉格的目擊者計劃作證,瑞士,德國和美國的頂級法醫科學家也將會出庭作證。

恩特維格給出了最後的陳述,因為他的話是陪審團在審議之前聽到的最後一段話,所以他佔有一定的優勢。根據奧地利法律中,僅憑陪審團簡單多數投票就能定罪,如果他不想在獄中度過餘生,他需要在八個主要評審團成員中贏得至少四個人的支持。 當陪審團宣布他們已經作出判決時,已經過了晚上8點。

在晚上8點50,再次開庭時,一場投票開始了,閃光燈像雷電一般在法庭上閃起。

法官Haas 問道:“指認傑克·恩特維格的謀殺罪是否成立?”

陪審團團長說:“6票贊成,2票反對。”

法官問:“你還有什麼想說的嗎?”

恩特維格說:“我會上訴的。”

惡魔終結

在警方辦公室裡正在進行慶祝,在無數次的歡呼擁抱之後,他們打開了香檳,幾個月的緊張終於得到了釋放。他們喝到宿醉,直到凌晨3點。

然而,早晨6點,奧地利廣播報導了恩特維格已經自殺的消息。而,他是在凌晨3點40分時,用一節金屬線和鞋帶製成的繩子,上吊死在了格拉茨法院的牢房中。

現在,我們已經無法確認他是否對他犯下的罪行有悔改之意,這個曾住在塞西爾酒店的狡猾的連環殺手就這蒼茫的樣結束了他的生命。雖然他受到了公正的審判,但,諷刺的是他的無期徒刑卻連一天都沒有坐滿……

文中圖片來自於網路,若有侵權,聯繫刪除。

相關閲讀:

人類擁有無毛、光滑肌膚的真正原因黑色大麗花 Black Dahlia

全美国最恐怖的酒店信奉撒旦的連環殺手

 

Please Login to comment
  Subscribe  
Notify 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