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大麗花 Black Dahlia

黑色大麗花慘案始末(Black Dahlia)

Spread the love

1947年1月15日上午,一具及其慘烈的女屍被發現躺在洛杉磯萊梅特公園(Leimert Park)的一片空地上,通過FBI確認死者是二十二歲的伊麗莎白·肖特(Elizabeth Short)。屍體在最初被發現時,臉上有從嘴角兩側一直延伸到耳朵得切口,呈現了一種讓人感覺不安的“笑容,這樣的笑容也被稱為“格拉斯哥微笑(Glasgow smile) ;但更為殘忍的是,赤裸的屍體從腰部被徹底切成兩段,被切開的身體上下兩部分相隔相隔一英尺的距離;身體裡的血液全部被放空,屍體又被清洗過的痕跡,腸子被整齊地塞在她的臀部下方。洛杉磯警察局對伊麗莎白·肖特的死亡進行了深入而且漫長的調查,雖然之後警方調查了將近150多名嫌犯,但最終還是因為證據不足而沒能正式逮捕任何嫌疑人。直到七十多年後的今天,警方仍然沒有找到殺害“黑色大麗花”的真正兇手,因此“黑色大麗花”,成為了洛杉磯乃至全美國最出名的懸案之一……

洛杉磯萊梅特公園(Leimert Park)
洛杉磯萊梅特公園(Leimert Park)

雖然距離案件發生已經過去了半個多世紀,但是人們關於對伊麗莎白·肖特的謀殺案的討論和猜測並沒有消失。反而,這個故事激發了無數的作者、遊戲製造商和導演的靈感,以“黑色大麗花”為原型創作了一系列的作品,其中包括1987年的James Ellroy 的小說“The Black Dahlia”、 2006年由Scarlett Johansson和Josh Hartnett主演的同名電影,Rockstar也結合當時洛杉磯所發生的不同案件為原型開發了偵探類游戲LA Noire。

那麼,伊麗莎白·肖特是怎樣的一個女孩?為何她會遭遇到如此的不測?為何警方深入調查卻無果而終?為什麼他會被稱為“黑色大麗花”?讓我們從伊麗莎白的童年開始吧……

美國犯罪小説作家James Ellroy
美國犯罪小説作家James Ellroy
電影《黑色大麗花 Black Dahlia》@theplanetdvd.wordpress.com
電影《黑色大麗花 Black Dahlia》@theplanetdvd.wordpress.com
L. A. Noire
L. A. Noire @gumtree.com

 

 

“黑色大麗花”的童年

馬薩諸塞州,波士頓,海德公園(Hyde Park, Boston, Massachusetts, USA)
馬薩諸塞州,波士頓,海德公園(Hyde Park, Boston, Massachusetts, USA)

1924年7月29日,伊麗莎白·肖特,出生在馬薩諸塞州的海德公園。在她出生後不久,父母將家搬到了馬薩諸塞州的梅德福。當時,伊麗莎白的父親Cleo Short正在設計和建造小型的高爾夫球場。但和前文提到的塞西爾酒店一樣,很不幸在1929年美國進入了大蕭條(The Great Depression 1929~1933),她的父親Cleo Short損失了大部分積蓄,家庭也因此面臨破產。1930年,Cleo Short的車被發現遺棄在查爾斯頓橋上。由於警方調查無果,認定他是跳入查爾斯河自殺了,畢竟在大蕭條期間因為破產而選擇結束生命的事情很常見。

馬薩諸塞,梅德福(Medford, Boston, Massachusetts, USA)
馬薩諸塞,梅德福(Medford, Boston, Massachusetts, USA)
伊麗莎白肖特的父親(Cleo_Short)
伊麗莎白肖特的父親(Cleo_Short)@killerswithconscience.wordpress.com

之後,母親Phoebe Short只有獨自艱難的撫養五個女兒。為了撫養這五個孩子,Phoebe要同時干很多的工作,即使這樣,生活還是很困難,大部分​​生活費還是需要靠政府的求助。

然而,1942年末,Phoebe收到了丈夫的道歉信。信上告訴她,自己還活著,並且在加利福尼亞開始了新的生活。他在信中道歉並告訴Phoebe希望能夠和她開始新的生活。然而,Phoebe拒絕了他。

肖特,從小就患有哮喘和支氣管炎,並在15歲時做了肺部的手術。之後,醫生建議在冬季的時候,她可以去溫和的氣候地區生活。為了防止呼吸問題的進一步惡化,肖特的母親把她送去了位於佛羅里達的邁阿密的親戚家裡。在接下來幾年的冬天,肖特都是在那裡度過的。

佛羅里達,邁阿密(Maimi, Florida, USA)
佛羅里達,邁阿密(Maimi, Florida, USA)

肖特的小名是“Betty”,“Bette”或“Beth”,她看起比同齡人要成熟,她的朋友們都認為她的性格非常活潑。伊麗莎白非常喜歡電影,她經常去劇院,她的夢想是成為一個電影明星。

18嵗的伊麗莎白肖特因爲未成年飲酒在聖聖巴巴拉警局被捕時的照片
18嵗的伊麗莎白肖特因爲未成年飲酒在聖聖巴巴拉警局被捕時的照片@crimemagazine.com

加州生活初體驗

終於在想要成為電影明星的夢想驅使下,18歲的肖特決定搬到加州的瓦列霍與她從六歲起就沒有再見過的父親一起生活。當時,他父親在舊金山灣附近馬雷島海軍造船廠工作,然而她和父親的相處並不愉快。因為,彼此生活方式不同,而導致了他們之間會有不斷的爭吵。

加州瓦列霍(Vallejo, California, USA)
加州瓦列霍(Vallejo, California, USA)

最後,和父親一起生活了不到一年以後,她在1943年1月決定選擇離開他父親,準備開始獨立的生活。不久之後,她在靠近隆波克的Camp Cooke(現為范登堡空軍基地)的郵政交易所找了一份收銀員的工作。之後,她還在一場當地的選美比賽中獲得了“Camp Cooke Camp Cutie”的稱號。

加州隆波克(Lompoc, California, USA)
加州隆波克(Lompoc, California, USA)
加州范登堡空軍基地(Vandenber Air Force Base, California, USA)
加州范登堡空軍基地(Vandenber Air Force Base, California, USA)

1943年9月23日,肖特在一家餐館與一群朋友一起飲酒,但是當時伊麗莎白仍未成年。因此她被警方逮捕並留下指紋和照片,之後她也被送回馬薩諸塞州,但她卻去了每年冬季都會去的佛羅里達。

短暫的戀情

在佛羅里達,肖特遇見了少校馬特·邁克爾·戈登(Matt Gordon),他是第二空軍突擊隊的裝備陸軍空軍軍官。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戈登被派遣到印度附件執行任務時,曾寫信給肖特提議在他在印度執行完任務後,他們倆就結婚。肖特接受了戈登的意見,但不幸的是戈登在1945年8月10日的執行第二次任務中喪生。肖特的第一段戀情就以這樣悲慘的形式也畫上了句號,滿懷對婚姻憧憬的肖特收到了沉重的打擊。

伊麗莎白肖特和少校馬修·邁克爾·戈登合影(攝於1943年~1945年期間)
伊麗莎白肖特和少校馬特·邁克爾·戈登合影(1943年~1945年期間)@nydailynews.com
少校馬修·邁克爾·戈登(Major Matt Gordon)
少校馬修·邁克爾·戈登(Major Matt Gordon)  @wikimedia.org

在1946年7月,肖特又回到了加州。這次她決定搬去洛杉磯,在那裡,肖特與一名陸軍空軍中尉Joseph Gordon Fickling相戀了。Fickling駐紮在長灘的海軍預備空軍基地。但是好景不長,由於Fickling被派往歐洲執行任務,兩個人的戀情也隨之結束了。

伊麗莎白肖特的男友Joseph Gordon Fickling
伊麗莎白肖特的男友Joseph Gordon Fickling(1915 – 2000) @pinterest.com

1946年12月8日,肖特乘坐巴士離開了洛杉磯,並前往了聖地亞哥。在聖地亞哥,她結識了一位名叫多蘿西的法國年輕女子。多蘿西是阿茲特克劇院的一名前台接待人員,在一次晚會結束後,發現肖特座位上睡著了而相識。肖特告訴多蘿西,她離開好萊塢是因為當時正在進行的演員罷工很難讓她找到一份演員的工作。多蘿西為她感到難過,並給了她母親家的住址,讓肖特在那裡住了一個多月。

加利福尼亞,聖地亞哥(San Diego, California, USA)
加利福尼亞,聖地亞哥(San Diego, California, USA)

最後一天

在聖地亞哥,肖特迷戀上了一位來自洛杉磯的推銷員,羅伯特·萊德·曼利(Robert Red Manley)。曼利當時已經結婚,家裡的妻子也已經懷孕。曼利承認他很欣賞肖特,但是他從沒有真正和肖特發生什麼。在他們兩個相處了幾個星期之後,曼利讓肖特回好萊塢。1947年1月8日,曼利從多蘿西母親住處接她,並和她一起去去參加派對,晚上他們兩個一起去到了酒店。

1月9日中午左右,曼利回到酒店接肖特。肖特告訴他,她準備回馬薩諸塞州,但先要在好萊塢的比爾特莫爾酒店見已婚的妹妹。曼利開車把肖特送到了那裡,但是沒有等到肖特妹妹來酒店,曼利在下午六點有工作,因此就體現離開。曼利最後看到肖特時,她正在酒店大堂打電話。之後還有人看到她出現在距離比爾特莫爾酒店約半英里(0.80公里)之外的南橄欖街754號的皇冠燒烤雞尾酒廊裡。曼利和酒店的工作人員成為了最後看到肖特的人。

1927年好萊塢的比爾特莫爾酒店(Biltmore Hotel in Hollywood)
1927年好萊塢的比爾特莫爾酒店(Biltmore Hotel in Hollywood) @martinturnbull.com
比爾特莫爾酒店(Biltmore Hotel in Hollywood)
比爾特莫爾酒店(Biltmore Hotel in Hollywood)
傳言伊麗莎白肖特最後出現的塞西爾酒店和實際最後出現的比爾特莫爾酒店的距離
傳言伊麗莎白肖特最後出現的塞西爾酒店和實際最後出現的比爾特莫爾酒店的距離

屍體被發現

1947年1月15日的早晨,住在萊梅特公園(Leimert Park)的諾頓大道(Norton Avenue)的Betty Bersinger帶著她三歲的女兒準備去一家修鞋店。當他們兩個人走到了諾頓大道和第39街交彙的處的一片空地時,她首先發現雜草中有一些白色的東西。

加利福尼亞洛杉磯諾頓大道(Norton Avenue, L. A., C. A.)
加利福尼亞洛杉磯諾頓大道(Norton Avenue, L. A., C. A.)

起初,她並沒有多想,因為二戰剛剛結束,洛杉磯的建設還很慢,很多人會把垃圾丟到空地上。但是當她稍微走近,瞥了一眼這個物體時,她以為是有人把服裝商店人體模特給扔了。這時候,她開始覺得奇怪,因為這具“人體模型”被分成了兩半。Bett出於好奇心,繼續向前走,正當想要查看一下時,她發出驚慌失措的尖叫聲,並帶著女兒趕緊遠離了這個可怕的現場。她趕到附近報了警,因為她看清楚那根本不是什麼“人體模特”,而是一個真正的女人的身體被切成了兩半。

伊麗莎白肖特尸體的發現者Betty Bersinger
伊麗莎白肖特尸體的發現者Betty Bersinger @killerswithconscience.wordpress.com

在Betty報警後,警官Frank Perkins和Will Fitzgerald在幾分鐘內,就趕到現場。 屍體在腰部被徹底切斷,身體的血液被完全排乾了,所以屍體顯得特別地蒼白。法醫經過檢查確定她的死亡時間大概是發現前的十小時左右。屍體顯然是已經被殺手清洗乾淨了,面部從從嘴角兩邊一直延續到她的耳朵的切口,呈現出一種詭異的小丑般的笑容,這樣的笑容也被稱為“ 格拉斯哥微笑 ”。她的大腿和乳房上同樣都有傷口,有的部位甚至被整個切掉。而她的下半身在距離上半身一英尺遠的地方,腸子被整齊地塞在臀部下方。屍體的形態是明顯經過調整的,她的雙手舉過頭頂,肘部彎成直角,雙腿分開,黑色的頭髮呈放射狀散開在地面上。【更多的現場圖片,其中可能包含讓您不適的内容

伊麗莎白肖特尸體現場
伊麗莎白肖特尸體現場 @nydailynews.com
https://ounce.one/wp-content/uploads/2019/04/Elizabeth_Short_Crime_Scene-2.jpg
伊麗莎白肖特勘察現場 @derangedlacrimes.com

偵探在屍體的附近找到了一些輪胎痕跡,地面上有一些鞋跟印記,附近還有一個帶血的水泥袋。調查人員確定這不是第一案發現場,她是在其他地方被殺死,清空了血液之後拋尸在這片空地上的。 謀殺案的消息很快就傳開了。記者、攝影師以及好奇的路人擠滿了現場。前來圍觀的人們踐踏了拋尸的現場,這導致很多現場的證據被摧毀壞。當警方偵探來調查犯罪現場時,屍體才被運往洛杉磯郡的停屍房。洛杉磯警察局希望能夠盡快識別她的身份,他們收集了屍體的指紋,需要安全地將它們送到華盛頓特區的FBI總部才能進行檢測,但是由於當時有冬季的風暴,需要將檢測推遲一周才可以進行。

伊麗莎白肖特的指紋
伊麗莎白肖特的指紋 @nydailynews.com

後來,警方後來通過Soundphoto(一種原始傳真機),將她的指紋副本發送到華盛頓特區FBI總部。FBI很快根據之前肖特因為飲酒而被捕的記錄,確認了受害者為二十二歲的伊麗莎白·肖特。

屍檢報告

首先,這種將身體切成兩半的方法是20世紀30年代醫學院裡都會教授的稱為半躰切除術的技術(hemicorporectomy)。這種手術是通過橫切在第二和第三腰椎之間的腰椎,並且切斷十二指腸,分離上半身和下半身的截肢方法。驗屍官Newbarr,在報告中指出,沿著切口有“非常小”的瘀斑(瘀傷),表明切口是在死後進行的

半躰切除術的技術(hemicorporectomy)
半躰切除術的技術(hemicorporectomy) @stevehodel.com
接受了半躰切除術的技術(hemicorpectomy)治療後的患者
接受了半躰切除術的技術(hemicorpectomy)治療後的患者@stevehodel.com
1947年,洛杉磯警方確認凶手可能是經過手術訓練的
1947年,洛杉磯警方確認兇手可能是經過手術訓練的 @stevehodel.com

長度為4.25英寸(108毫米)的“張開裂傷”從臍部縱向延伸到恥骨上區域。從嘴唇延伸到面部兩側的撕裂傷位於面部右側3英寸(76毫米)處,在左側2.5英寸(64毫米)處。頭骨沒有骨折,但頭皮前部和右側有瘀傷。右側蛛網膜下腔有少量出血,與頭部受傷一致。測定的死亡原因為撕裂的臉傷頭部和麵受到的鈍器擊打。肛管擴張為1.75英寸(44毫米),這表明她有可能被強姦,但是最終的屍檢結果中並沒有發現有精子的存在。

FBI網站所提供的伊麗莎白肖特的死亡證明
FBI網站所提供的伊麗莎白肖特的死亡證明 @FBI.gov

 

媒體的調查

《先驅快報(Herald-Express)》最先公佈了有關案件的信息。但是,因為《先驅快報)》有關於伊麗莎白·肖特(Elizabeth Short)案件中的線索和有價值的證據,在之後報社和洛杉磯警察局之間的也關係發生了轉變。他們願意以合理的價格向洛杉磯警察局分享這些重要信息。《先驅快報》的老闆,William Randolph Hearst提議,《先驅快報》繼續調查線索,並有獨家報導案件的資格,而洛杉磯警察局將獲得記者發現的所有信息。雖然洛杉磯警察局長多納霍對這些條款並不滿意,但他也非常想要獲得有關此案的信息,所以他接受了這一提議。

Wayne Sutton是《先驅快報》的一名記者,他被派往馬薩諸塞州的梅德福,尋找伊麗莎白·肖特的母親Phoebe Short,想要去了解關於伊麗莎白·肖特的信息。Sutton想先獲得有關伊麗莎白·肖特的信息,並且擔心伊麗莎白已經被謀殺的消息會刺激到她的母親。所以Sutton謊稱肖特在洛杉磯贏得選美比賽,才獲得了有關伊麗莎白·肖特的信息。

母親Phoebe Short
母親Phoebe Short @killerswithconscience.wordpress.com

Phoebe喜歡談論她漂亮的女兒,並告訴Sutton他想知道的一切。Sutton的老闆在得了這些消息之後,就指示Sutton告訴Phoebe真正的事實。但是,Phoebe Short此時並不相信,她無法接受自己的女兒已經死了,而且是被如此慘烈被謀殺的現實。

《先驅快報》的線索很快就被各種匿名報導和信息所淹沒,其中也包括一些之後被證明是真實有用的信息。有一位匿名來電者告訴記者,伊麗莎白把自己和朋友的相冊保存在行李箱裡。但是從芝加哥到洛杉磯的貨運期間,行李箱已經丟失。《先驅快報》決心要找到它,並最終在洛杉磯市中心的灰屋快運(Greyhound Express)的車站找到了這個行李箱。這之後,報紙上才出現了關於肖特以及他的朋友和戀人的照片。

Grayhouse-express地址
Grayhouse-express地址

“黑色大麗花”的由來

在20世紀40年代報紙通常會為女性謀殺受害者及其殺手起有趣的名字,同樣,伊麗莎白·肖特也不例外。

據《洛杉磯時報》的報導,長灘一家藥店的顧客將伊麗莎白·肖特稱為“黑色大麗花”,是因為在她被謀殺前九個月上映了一部關於謀殺的電影《藍色大麗花》。而伊麗莎白·肖特住在長灘時經常光顧這家藥店,顧客們都還記得伊麗莎白的黑髮,黑色衣服和白皙的膚色。所以他們將肖特稱為“黑色大麗花”。在“黑色大麗花”這個外號誕生前,這起謀殺案,也會被成為“狼人殺手(Werewolf murder)”。

1947年1月17日,伊麗莎白·肖特的照片出現在《先驅快報》的頭版上,並也開始稱她為“黑色大麗花”。

媒體所報道的伊麗莎白肖特案件
媒體所報道的伊麗莎白肖特案件 @archives.fbi.gov
媒體所報道的伊麗莎白肖特案件
媒體所報道的伊麗莎白肖特案件 @theguardian.com
《檢查者報(Examiner)》對於黑色大麗花的報道
《檢查者報(Examiner)》對於黑色大麗花的報道 @quora.com

兇手的電話和包裹?!

1947年1月23日,審查員接到一名自稱是伊麗莎白·肖特殺手的男子的電話。他告訴編輯JH Richardson,他對報紙中報導的故事感到不滿。他會將伊麗莎白·肖特的遺物郵寄給報紙以證明他就是兇手。第二天審查員就收到了來自匿名發件人的包裹和信件。

這個包裹裡麵包括伊麗莎白·肖特的出生證明名片照片和封面上名為“Mark Hansen(馬克漢森)”地址簿。因此馬克漢森就成為她謀殺案的主要嫌疑人之一。

在審查員收到此包裹的同一天,伊麗莎白·肖特的手提包和鞋子被發現在路邊的一個垃圾桶裡。這些物品距離發現在距離伊麗莎白尸體的空地幾英里遠的地方。 洛杉磯的各個報社,其中也包括《先驅快報》和《檢查者報(The Examiner )》,開始收到更多的信件。這些信件的信封上信息來自報紙和雜誌剪報,信件由報社遞交給洛杉磯警察局。

伊麗莎白肖特的個人物品
伊麗莎白肖特的個人物品 @nydailynews.com
《先驅快報》收到的信件
《先驅快報》收到的信件 @nydailynews.com
《先驅快報》收到的信件
《先驅快報》收到的信件 @www.infobarrel.com
《檢查者報》收到的信件
《檢查者報》收到的信件@www.infobarrel.com
伊麗莎白肖特的出生證明
伊麗莎白肖特的出生證明 @FBI.gov

對於伊麗莎白·肖特的案件,洛杉磯警察局收到了許多匿名信息,主要是電話形式,但是他們中的大多數似乎是惡作劇。洛杉磯地區檢察官也收到過一些信件,然後他們也會將信件交給洛杉磯警察局。

這些信件似乎來自兇手,他試圖嘲笑洛杉磯警察偵探。他的信息往往令人費解,偵探會花費大量時間破譯他們。發送給洛杉磯警察局的所有東西(包括信件,伊麗莎白肖特的安全卡和照片)都用汽油沖洗過,因此法醫檢查員無法從證據中取出任何人的指紋

警方的調查

伊麗莎白·肖特的身體被徹底切成兩半,洛杉磯警察局確信兇手一定接受過某種醫療​​ 培訓。FBI曾在1947年2月25日的一封公告函: “伊麗莎白·肖特的屍體表明,兇手是一個在醫療工作方面有經驗的人。洛杉磯警察局在該地區的醫學和牙科學校以及與人體解剖學有關的人員尋找嫌犯。“

南加州大學收到了洛杉磯警察局的通知後,向他們發送了一份醫學生名單。但是警察調查後,並沒有在這群人中發現可疑的人。

 

推銷員曼利(Robert Red Manley)是最後一個看到活著的伊麗莎白·肖特的人之一。但是,因為他在1月14日和15日有不在場證明的證明,而且他通過了兩次測謊儀測試,所以洛杉磯警方把他排除了犯罪嫌疑人名單。

 

曼利之前因爲精神問題被從軍隊所辭退,他一直受著精神障礙的折磨,并且時常會有幻聽。他的妻子最終在1954年把他送進了醫院,他在1986年1月16日因爲意外跌落死亡了。

 

爭搶去警局認罪??

肖特謀殺案引發了大量懺悔,雖然其中許多被認為是無關的。在對她的謀殺案進行初步調查期間,警方共收到60份供詞,其中大多數是由男子作出的。後來陸陸續續有500多人承認犯罪,諷刺的是其中很多人連肖特的照片都認不出來。

 

洛杉磯警方無法破案,可能多少與這些錢去警察局“投案自首”的惡作劇者有不少關係,畢竟,警方不得不拿出很大一部分精力來驗證這些人并不是殺死伊麗莎白肖特的真正的兇手。

連環殺手所爲?

《先驅快報(Herald-Express)》所報道的關於伊麗莎白肖特以及其他的失蹤女性的報道
《先驅快報(Herald-Express)》所報道的關於伊麗莎白肖特以及其他的失蹤女性的報道 @laweekly.com

有一種推測認為,伊麗莎白·肖特的謀殺案與當時發生在洛杉磯的許多起女性暴力謀殺案有關,兇手可能是一個連環殺手,在那一時期,發生在洛杉磯的女性被謀殺的案件很多,尤其是其中包含幾個和”黑色大麗花“案件有些相似的案件。但是,這些推測并沒有被警方所證實和”褐色大麗花“懸案有著必然的聯係。

1947年2月(黑色大麗花之後的一個月),一名叫詹尼法蘭奇(Jeanne French )的軍隊護士的屍體在洛杉磯西部的Grand View Boulevard被發現,屍體全身裸體並且遭到嚴重毆打。許多人認為她的謀殺與黑色大麗花有關,因為屍體的身上用口紅寫著“F**K BD”,因為很多人認為BD為Black Dahlia(黑色大麗花)的首字母縮寫。而這個案件僅僅發生在伊麗莎白·肖特被謀殺後幾週,至今關於法蘭奇的死,也仍然被沒被解開。

詹尼法蘭奇(Jeanne French )
詹尼法蘭奇(Jeanne French )@dreamingcasuallypoetry.blogspot.com
Grand View Boulevard
Grand View Boulevard
凶手在詹尼法蘭奇(Jeanne French )的尸體上口紅寫的字
兇手在詹尼法蘭奇(Jeanne French )的尸體上口紅寫的字@yousense.info

1947年3月,一名酗酒者伊芙琳溫特斯(Evelyn Winters)被謀殺,她的屍體在Ducommun街的鐵路附近被發現,發現時赤身裸體,並同樣在生前遭到毆打。而對於這一起案件,最終認定並指控了在保齡球館工作的詹姆斯·蒂爾南(James Tiernan)參與了伊芙琳溫特斯(Evelyn Winters)的謀殺案。

伊芙琳溫特斯(Evelyn Winters)
伊芙琳溫特斯(Evelyn Winters)@pinterest.es
Ducommun Street
Ducommun Street

1947年7月,羅森達·蒙德拉貢(Rosenda Mondragon)的屍體被發現,屍體也是赤身裸體,喉嚨上纏繞著絲襪。她生前一直向她的丈夫安東尼奧·蒙德拉貢(Antonio Mondragon)提議離婚。後來再一次聚會中,羅森達喝醉了,安東尼奧跟著她直到看到她上了車之後才離開,但後來安東尼奧因涉嫌謀殺而被捕。

Rosenda Mondragon
Rosenda Mondragon @pinterest.co.uk

1947年五月,Laura Trelstad的屍體被發現時,穿著露趾白鞋,一條長的黑色外套,脖子上繫著一朵花。通過她的洗衣標籤中識別出了勞拉的身份,之前,她和丈夫一起去參加了鄰居的聚會。而,她在聚會中獨自離開了一會,之後便再也沒有回來。這起案件,至今也仍然沒有找出兇手是誰。

Laura Trelstad
Laura Trelstad@derangedlacrimes.com

1946年1月,六歲的蘇珊娜·丹南(Suzanne Degnan)在芝加哥的家中被綁架。幾天后根據匿名提示,警方在附近的下水道發現了部分被肢解的屍體。丹南居住的大樓的看門人Hector Verburgh最初是因謀殺而被捕的。但是Verburgh幾天后就被釋放,1948年,他因假逮捕和警察暴行收到2萬美元的賠償。

蘇珊娜·丹南(Suzanne Degnan)
蘇珊娜·丹南(Suzanne Degnan)@mylifeofcrime.wordpress.com

1946年William Heirens因在丹南附近入室盜竊而被捕。最終承認之前殺死了蘇珊娜·丹南。他在審判期間被懷疑與1945年的另外兩起謀殺案也有關,之後在伊利諾伊州監獄連續三年被判處終身監禁。

洛杉磯警察局長多納霍公開表示,伊麗莎白·肖特的謀殺案很可能與1946年的連環謀殺案有關,他們相信這兩起謀殺案本可以聯繫起來。 丹南兇手的筆記中有一些與Black Dahlia案件中收到的信件似乎也有相似之處,其中都由混合使用大寫和小寫字母。例如,丹南筆記包括句子:“Blaze This FoR heR SAfTY。”和大麗花案件中收到的信件一樣,也都包含一個變形的字母“P”,並且以完全相同的方式從雜誌剪報中形成一個單詞。

雖然,在發生黑色大麗花案件的時候,William Heirens因為丹南的謀殺已經而入獄,但有些人仍然懷疑他殺死了伊麗莎白肖特。但是這是不可能的,因為1947年1月15日Heirens在監獄服刑。也有其他人認為Heirens在兩起謀殺案中都是無辜的,真正的連環殺手實際上從未被定罪。

蘇珊娜·丹南(Suzanne Degnan)的凶手William_Heirens(1928.11.15-2012.3.5)
蘇珊娜·丹南(Suzanne Degnan)的凶手William_Heirens(1928.11.15-2012.3.5) @en.wikipedia.org
蘇珊娜·丹南(Suzanne Degnan)的兇手William_Heirens在現場留下的文字(我無法控制我自己,在我殺死更多的人之前,把我抓住來贖罪)
蘇珊娜·丹南(Suzanne Degnan)的兇手William_Heirens在現場留下的文字(我無法控制我自己,在我殺死更多的人之前,把我抓住來贖罪) @riverfronttimes.com
兇手William Heirens(1928.11.15-2012.3.5)年輕的時候
兇手William Heirens(1928.11.15-2012.3.5)年輕的時候 @findagrave.com

這段時間發生了多起女性的謀殺案件,而其中還包括可能存在與由兇手留下的“黑色大麗花”聯繫的案件,這些案件,雖然有的有結果,有的至今也沒有結果。因為已經過去了這麼多年,很可能現在也很難找出其中的真正的兇手,但正因為這些表面上的線索和聯繫,給了“黑色大麗花”案件另外一種充滿了神秘的解釋。

警局已經知道了兇手?!

記者Agness Underwood,當黑色大麗花案發生時,已經與《先驅快報》合作了十二年。當洛杉磯警察局繼續搜尋線索時,兇殺案偵探中尉雷·吉斯(Ray Giese)向 Agnesst提供了伊麗莎白·肖特(Elizabeth Short)案件的偵查方向。Agness就去採訪了在伊麗莎白·肖特謀殺案中被捕的第一名嫌疑人推銷員莫利(Robert Red Manley,之前提到的最後見到肖特的人之一)。

記者Agness Underwood(1902.11.17 - 1984.7.3)
記者Agness Underwood(1902.11.17 – 1984.7.3)@vintagepowderroom.com

在結束了對莫利的採訪後,Agness突然被《先驅快報》換掉,把她分配到了城市服務台工作。Agness感到震驚,畢竟她是最早在美國一個大都市日報上擔任城市編輯的女性之一。

為什麼Agness被從“黑色大麗花”案件中被換掉?

有個解釋是說,她太過接近於發現伊麗莎白肖特謀殺案背後的真相了

他們認為,洛杉磯警察局一直試圖保護兇手。

1949年,“黑色大麗花”的案子仍在調查時,法庭召集了大陪審團,調查伊麗莎白·肖特的謀殺案,並評估警察腐敗或掩蓋的可能性。之後,大陪審團報告發現了有關警察腐敗的內容:

“令人遺憾的事情是一些證據表明該縣執法機構的一些成員的腐敗行為和不當行為……未解決的謀殺案數量驚人增加……執法機構之間的司法糾紛和嫉妒行為。”

直到今天,大陪審團一直沒有起訴謀殺伊麗莎白·肖特的嫌疑人。然而,大陪審團的調查結果確實為最高級別的警察腐敗行為帶來了一些改善。猜忌和秘密在洛杉磯警察局成員中很常見,這導致了信息不能被正常傳遞。洛杉磯警察局在整個系統內進行了整改,包括解僱警察局局長Clemence Horrall。

 

而針對上面的兩種理論,Rockstar 開發的偵探遊戲《LA Noire》,實際上就是結合了兩個觀點。在遊戲中,設定了兇手殺死了我們以上所描述的一系列的女性,並且,由於兇手有全國一名政治精英有很深的聯繫,即使最終兇手在最後被主角殺死,也沒有被警方披露出來。

 

目前來看,這些猜測的證據都不夠充分,彼此之間的雖然和肖特的案件存在一些若有若無的聯繫,甚至其中的很多都十分牽強,都沒辦法將推測證實,僅僅是一些推測而已。但是,在眾多的嫌疑人中,其只有一些嫌疑人案件的聯係很緊密。即使,並沒有直接確鑿的證據證明他們殺死了肖特。

 

Ed Burns

伊麗莎白·肖特與她的朋友和愛人的照片是在之前提到的在行李箱中被發現的。雖然警方能夠識別這些照片中的大部分人,但卻找不到一名男子,在他們的記錄中稱他為“UnID’d Man”,是“身份不明的人”的縮寫。

伊麗莎白肖特的遺物中的一名未被認出的男子
伊麗莎白肖特的遺物中的一名未被認出的男子 @nydailynews.com

The Black Dahlia Solution》中有提到了Ed Burns,這個作者多年來一直在調查此案,並認為已經破譯了審查員和《先驅快報》所收到的神秘信件,並相信他已經解決了這個案子。那個作者指出一名叫Ed Burns的男子應該對伊麗莎白肖特的謀殺事件負責,但沒有其他消息來源提起Ed Burns是嫌犯。在任何FBI報告或可訪問的LAPD文件中都沒有提到Ed Burns

根據他的說法,伊麗莎白·肖特在讀了《生活(Life)》雜誌後,迷上了之前提到的,發生於1946年的蘇珊娜·丹南(Suzanne Degnan)的謀殺案。她會告訴酒吧里的人,她是波士頓的記者,會一次又一次地說出謀殺案的可怕細節。

在經歷這個痴迷的階段時,她遇到了一名男子,那個作者聲稱是Ed Burns,他曾獲得南加州大學醫學院學分並住在洛杉磯海港區。他們倆一見如故,Ed Burns覺得肖特是一個美麗的夢中女孩;肖特則喜歡有人給她錢,並且聽她的故事。

1946年11月,肖特和這個男人在好萊塢見過兩次面,並且曾經兩人一起在洛杉磯市中心的一家酒店度過一夜。早上時候,在將她送回好萊塢之前,Ed Burns會給肖特食物和錢。

Ed Burns是肖特最好的傾聽者,他總是對伊麗莎白所說的蘇珊娜德南謀殺案的痴迷感興趣。然而,Ed Burns感覺肖特彷彿很喜歡並且崇拜蘇珊娜·丹南的兇手William Heirens而不是自己。

那個作者認為,Ed Burns於1947年3月15日自殺,也就在伊麗莎白被謀殺兩個月後。並且認為他是因為肖特而自殺身亡的。

他的遺書內容如下:

“寫給那些可能關心的人們:因為黑色大麗花被殺,我等待警察抓住我,但他們沒有來抓我。我太懦弱了,不敢去自首。所以這對我來說是最好的出路。我無法為這件事控制自己的。對不起,瑪麗。”

Ed Burn的遺書
Ed Burn的遺書 @blackdahliasolution.org

那個作者認為,這封遺書以及在“黑色大麗花”案件中的信件,都隱藏了可以被揭密的信息。然而這個遺書並沒有簽名,解密的信件確實顯示出了Ed Burns的名字。

當洛杉磯警方發現自殺的Ed Burns的屍體時,他們有能力識別出這個屍體。如果警察按照了這個遺書中的消息的提示去做,他們的下一步應該是重新調查黑色大麗花案件中的證據。他們可以找到這個自殺的男人和肖特之間的聯繫。

然而,洛杉磯警察局無法向公眾說死者是黑色大麗花的殺手究竟是誰。

這個案件他復雜,並且太臭名昭著了,並且警察部門也因此聲譽受損。而那個作者,認為,警察決定為了這個兇手,向大眾隱瞞真相,可能只有少數人直到其中殘酷的現實。

Leslie Dillon

27歲的萊斯利·狄龍(Leslie Dillon)是一名侍者、一位有抱負的作家,曾經還是一名殯儀館的助手。

Leslie Dillon
萊斯利·狄龍(Leslie Dillon) @dailymail.co.uk

1948年10月,Dillon寫了一封關於“黑色大麗花”的信給洛杉磯警方的精神病學家J Paul De River博士。告訴De River博士,他是從De River博士發表過文章的《真正的偵探(true detective)》雜誌上聽說過伊麗莎白·肖特的案子的。因為他對虐待狂和性心理變態者有興趣,並想寫一本關於這些主題的書,所以他想听聽De River關於此案的看法。

Dillon從未承認過這起謀殺案。相反,他聲稱他自己的一個朋友,傑夫康納斯(Jeff Connors)是殺手。

當De River和Dillon從佛羅里達州回到洛杉磯往來寫信時,De River開始覺得Connors不是現實中存在的人。他認為Dillon本人才是謀殺了伊麗莎白·肖特的兇手,康納斯(Connors)是他想像中的一個虛構的人物。

1949.1.11,洛杉磯警察局調查人員和Leslie Dillon(穿著大衣的中間的的人),最左側的為Dr. J Paul De River
1949.1.11,洛杉磯警察局調查人員和Leslie Dillon(穿著大衣的中間的的人),最左側的為Dr. J Paul De River @stevehodel.com

1948年12月,Dillon同意與De River會面,De River提供三個地點:鳳凰城,洛杉磯和拉斯維加斯。Dillon最終選擇在拉斯維加斯會見De River。

内華達,拉斯維加斯(Las Vegas, Nevada, USA)
内華達,拉斯維加斯(Las Vegas, Nevada, USA)

De River和臥底洛杉磯警方軍官John O’Mara在拉斯維加斯會見了Dillon。De River記錄了他對Dillon的採訪,以下是他的一段錄音的記錄。

De River:“你覺得兇手會怎麼處理剃掉的伊麗莎白·肖特身體私處部分的毛髮?”

Dillon:“我認為像他這樣的兇手可能會把毛髮扔進廁所並沖掉它。”

De River:“你認為像他這樣的殺手,會把大腿上帶有紋身肉割掉之後,做什麼?”

Dillon:“嗯,我想他可能會從廁所把它沖走。”

接下來是另外一段對話

De River: “你是謀殺伊麗莎白肖特的人。”

Dillon: “De River,你先得出了關於這個案件的結論,之後再去找了對應證據來證明你是的觀點。“

De River: “你難道以為我是一個孩子嗎?這樣跟我說話是什麼意思?我是一個有經驗的人。“

臥底警官還記得Dillon談到,通過在大腿上部的切口,並且插入一根管子來先把屍體的血液排空,然後在做防腐處理。Dillon在擔任殯儀師助理時,獲得的這些經驗。

Dillon曾希望與De River和O’Mara一起回到加利福尼亞,帶他們去見他的朋友Jeff Connors(他聲稱的兇手)。到達了三藩市之後,他們尋找了Jeff Connors,但是最終沒有尋找到。洛杉磯警方和Dillon對峙,誘騙他的目的是希望他能夠招供。Dillon最終向警方提供了一些讓案件變得更加混亂的伊麗莎白·肖特謀殺案的私密細節。

加利福尼亞三藩市(San Diego, California, USA)
加利福尼亞三藩市(San Diego, California, USA)

1949年1月10日,一名臥底警察在高地公園站給Dillon戴上手銬並且正式將他拘留。

1月11日,洛杉磯警察局接到舊金山警方的電話,說他們找到了傑夫康納斯。他的真名是Artie Lane。在伊麗莎白·肖特被謀殺之時,Artie Lane就住在洛杉磯,並在伊麗莎白最喜歡的聚會場所——哥倫比亞工作室,擔任維修人員。

有人猜測Artie Lane和Leslie Dillon可能是同一個人,但是洛杉磯警察局從未證實這一觀點

到1949年末,洛杉磯警探不再對Dillon感興趣。洛杉磯警方得出結果,當案件發的時候,Dillon很可能實在三藩市,而不是洛杉磯。事實上,警察也無法解釋伊麗莎白肖特持續始終期間(1947年1月9日至1月15日)Dillon的行踪。

Dillon後來向洛杉磯市提出了10萬美元索賠,要求賠償他在案件中受到的不公平待遇。但,當洛杉磯警察局發現他被聖莫尼卡警方通緝時,訴訟被撤銷。

1949年,圍繞 Dillon和De River博士的黑色大麗花的調查,也被一些人認為是洛杉磯警方包庇罪犯的證據。

 

George Hodel

喬治·霍德爾醫生(Dr. George Hodel)於1949年10月首次受到審查,當時他被指控騷擾他十四歲的女兒塔瑪·霍德爾。三名證人在審判時作證說,他們看到Hodel與女兒發生性關係。1949年12月,Hodel被判無罪釋放。性騷擾案導致洛杉磯警察局將Hodel列入“黑色大麗花”案件的可疑名單。

喬治·霍德爾醫生(Dr. George Hodel 1907, 10, 10 - 1999, 5, 16)
喬治·霍德爾醫生(Dr. George Hodel 1907, 10, 10 – 1999, 5, 16)@en.wikipedia.org

1950年2月18日至1950年3月27日,洛杉磯警察局對Hodel進行監視,並在他們在家里安裝了兩個麥克風,由18名偵探監視。他們想知道Hodel是否會發表任何暗示了他參與了伊麗莎白肖特的謀殺案的評論。

在1950年2月19日,錄音中有一些可怕的東西:

8:25PM:“女人尖叫道。女人又尖叫起來。(應該注意的是,女人在尖叫之前沒有聽到過。)”

同一天晚些時候,Hodel與他的知己談話也被記錄了下來:

“我意識到我無能為力,並把枕頭放在她頭上,用毯子蓋住她。叫一輛出租車。他們認為有些東西可疑。無論如何,現在他們可能已經弄明白了。把她殺了。 ”

監視還在繼續進行,發表了一個非常有嫌疑的聲音。

“我確實殺死了黑色大麗花,他們現在無法證明這一點。因為我的秘書死了,他們不能再跟她交流了。”

在錄音中提到的秘書是Ruth Spaulding,他死於藥物過量。

由於霍德爾醫生在錄音的對話,他被懷疑謀殺而被調查。在秘書去世後,霍德爾醫生燒毀了她的一些物品,導致Spaulding案因缺乏證據而被撤銷了,後來發現文件顯示Spaulding一直計劃敲詐霍德爾醫生。她可能知道有關霍德爾醫生故意誤診患者並要求他們進一步去實驗室檢查,並因此收取其他的不必要的處方和醫療費用的事情。

霍德爾醫生的兒子,前洛杉磯警察局兇殺案偵探史蒂夫霍德爾認為,伊麗莎白肖特可能是這些受害患者中的一員

1951年2月20日,洛杉磯地方檢察官辦公室的Frank Jemison中尉給大陪審團寫了一個報告。在報告中,他指出與喬治·霍德爾醫生住在一起的Lillian DeNorak認出伊麗莎白肖特是喬治·霍德爾醫生的一個女朋友。她還說,在伊麗莎白肖特失踪之前,喬治·霍德爾醫生在比爾特莫爾酒店附近和伊麗莎白肖特在一起。

喬治·霍德爾醫生的女兒Tamar Hodel說,她的母親Dorothy Hodel告訴她,她的父親在謀殺之夜前出去參加了派對,並說:“他們永遠無法證明我(喬治·霍德爾醫生)製造了那次謀殺。”

洛杉磯警方從喬治·霍德爾醫生的個人物品中搜到了類似於肖特裸體的照片和另外一名模特的照片。該模特被確定為Mattie Comfort,她說,她對喬治·霍德爾醫生與伊麗莎白肖特之間的關係一無所知。

喬治·霍德爾醫生(Dr. George Hodel)相冊中被懷疑為伊麗莎白肖特的裸照
喬治·霍德爾醫生(Dr. George Hodel)相冊中被懷疑為伊麗莎白肖特的裸照 @nbcnews.com

曾與肖特和霍德爾認識的魯道夫·沃爾特斯說,他從未見過他們兩個在一起。

喬治·霍德爾醫生最終於1999年去世。

史蒂夫·霍德爾(1941年11月生)
史蒂夫·霍德爾(1941年11月生)@stevehodel.com

2003年,喬治·霍德爾醫生的兒子洛杉磯警員史蒂夫·霍德爾出版了《 黑色大麗花復仇者:謀殺天才》一書。在書中,他聲稱他的父親當時犯下了“黑色大麗花”謀殺案和其他未解決的謀殺案。史蒂夫·霍德爾說,當他在父親的相冊中看到兩張類似於伊麗莎白·肖特的照片時,他開始調查他的父親。然而,肖特家族堅持認為這些照片不屬於她。

史蒂夫·霍德爾所寫的書
史蒂夫·霍德爾所寫的書@stevehodel.com

在史蒂夫·霍德爾的通報他父親是兇手的期間,偵探Brian Carr是負責黑色大麗花案件的洛杉磯警方官員。Brian Carr表示,他不會將一個像史蒂夫·霍德爾那樣證據不足的嫌疑犯交給檢察官。

但是之後,史蒂夫·霍德爾還是建立了一個網站,並且現在他還依然在更新關於“黑色大麗花案”的信息,這麽多年”不辭辛勞“的證明他的父親就是當時的凶手。

Mark Hansen 和 Patrick O’Reilly

之前文章中,我們提到了,《先驅者報》收到了裝有伊麗莎白肖特遺物的包裹,其中包括一個通訊錄,封皮上寫著一個人的名字,那就是——馬克漢森(Mark Hansen) 。他和這個案件有什麼樣的聯繫呢?

馬克漢森(Mark Hansen)
馬克漢森(Mark Hansen)@killerswithconscience.wordpress.com

馬克漢森是一名夜店和劇場的老闆,當他在洛杉磯的時候,他已經認識了伊麗莎白肖特。在1946年5月至10月期間,曾經很多次,馬克漢森讓伊麗莎白肖特住在他的家裡,那時候,馬克漢森的女朋友(Ann Toth)和伊麗莎白肖特一起住在漢森名下的“佛羅倫薩花園(Florentine Gardens)”的夜店附近的房子中。

在1947年1月8日,伊麗莎白肖特打電話讓馬克漢森從聖地亞哥到洛杉磯來。馬克漢森是伊麗莎白肖特在1947年1月9日失踪之前,最後一個和他交流過的人。當洛杉磯警方詢問漢森和伊麗莎白肖特的對話時候,他的陳述中存在多處的矛盾。

1947年1月24日,《檢查者報(The Examiner)》收到了一個來自於伊麗莎白的殺手的包裹,其中包括伊麗莎白的出生證明、照片、名片以及一本封面上寫有“Mark Hansen(馬克漢森)”的通訊裡。漢森告訴洛杉磯警方,這本通訊裡是他的,然而,他卻從來沒有使用過。他已經把這個通訊錄作為禮物送給了伊麗莎白肖特。

洛杉磯地方檢察官(Los Angeles District Attorney)的文件中,同樣描述道:有一次,漢森試圖誘姦伊麗莎白肖特,然而,被肖特所拒絕了。

漢森是這個案件的最早的一批嫌疑人之一,並且,在1949年的大陪審團的調查中,任然被認定為主要嫌疑人。

然而,對於馬克漢​​森,並收到沒有官方的起訴,並在1964年自然死亡。漢森從沒有任何一條犯罪記錄,我們無法知道他是否曾經有過暴力史。一些觀點認為,漢森可能和當地的黑幫有聯繫,但是,卻沒有能證明這一點的切實的證據。

 

在這一份文件中,還指出漢森的一個朋友也有可能殺死伊麗莎白肖特。通過馬克漢森,Patrick O’Reilly醫生認識了伊麗莎白肖特。他們倆是非常要好的朋友,經常光顧漢森在謀殺案發生前後擁有的那家夜總會。據稱,Patrick O’Reilly醫生還與漢森“在馬里布參加了性派對”。Patrick O’Reilly醫生曾因為使用致命性武器襲擊而被定罪,原因是“沒有任何原因的,將他的秘書帶去一家汽車旅館,殘忍地毆打,並幾乎把她打死,只是為了滿足他的性慾,但沒有發生性行為”。這意味著,它是由暴力犯罪動機和暴力犯罪歷史的。

Patrick O’Reilly
醫生Patrick O’Reilly @latimesblogs.latimes.com

文件中還指出,Patrick O’Reilly醫生的胸部因為手術而被切除,這和伊麗莎白尸體的狀況一致。記錄中顯示,他曾經和一名洛杉磯警察局長的女兒結婚。所以,這也間接的給洛杉磯警方包庇真兇的說法提供了可乘之機。

 

 

 

結語

 

“黑色大麗花案”可能是洛杉磯迄今為止最臭名昭著的未解決的犯罪案件。這個案例已經出現在很多書籍,電影,紀錄片和電子遊戲中。其中一些作品包括《黑色大麗花(The Black Dahlia(2006))》, James Ellroy的Black Dahlia , John Gilmore的Severed, Troy Taylor的墮落天使以及其他許多作品。這些作品試圖解釋誰殺死了伊麗莎白·肖特,以及為什麼案件直到今天仍被尚未解決。洛杉磯警察局對伊麗莎白·肖特案件擁有管轄權,但洛杉磯警察局的記錄尚未公佈。如果將這些記錄公之於眾,那麼也許有人能夠分析這些文件並將伊麗莎白繩之以法。 伊麗莎白·肖特最後被埋葬在奧克蘭的山景公墓。在她的妹妹長大並結婚後,他們的母親菲比搬到奧克蘭,她在20世紀70年代回到了東海岸,在那裡她生活到了九十年代。

1947年2月2日,也就是肖特謀殺案發生兩週之後,共和黨議員C. Don Field 就此案提出了一項法案,要求組建性犯罪者登記處,加利福尼亞州成為第一個強制性犯罪登記的美國的州。

文中圖片來自於網路,若有侵權,聯繫刪除。

相關閲讀:

人類擁有無毛、光滑肌膚的真正原因全美国最恐怖的酒店

信奉撒旦的連環殺手一個殺手的雙面人生

Please Login to comment
  Subscribe  
Notify of